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悲惨世界 >> 悲惨世界剧情 >> 正文 >> 正文

音乐剧六年后回首

来源:悲惨世界 时间:2020/6/26
北京中科白殿医院官网 https://m-mip.39.net/baidianfeng/mipso_4267800.html
音乐剧六年后回首再一次如此完整的听到音乐剧《猫》,没想到已经是年了。华音之下,脑海中浮现的景象却是六年前的,一个刚进入高中的孩子连一个学期都还没读完,下了课叫上计程车,从东四堵到了西直门,堵了半个老北京九门内城,才赶到了北展剧场,就因为那一晚在这里,《猫》会上演。音乐剧《猫》记录电影版海报直到今天,我还是会为这件事有所窃喜,人生中看到的第一部剧场剧目就是这样顶级之作。让我来做出一番评价?也许这一次对我真的是强之所难了。我真的会因为那一晚的一切所带给我的极度美好与震颤而甚至将之长久封在了心底至今。六年之后,除了感激,感激一切,无尚其他。在思考了许久之后,我想跳出音乐剧的本身,对这样一种以抽象思维在空间与时间的延续上做出具象展开的造梦艺术结构,从外部来探讨一下,探讨诸如《猫》《悲惨世界》《歌剧魅影》《西贡小姐》这样的宏大音乐剧背后的一些因素。音乐剧《巴黎圣母院》音乐剧《歌剧魅影》音乐剧在国家能量与财富的交汇中诞生说起世界当代戏剧的中心、四大音乐剧的诞生处,大家都会立刻萌生起两处地名:纽约百老汇和伦敦西区。除了这两地都遍布数十家剧院、每年各式剧目轮番上映、成为艺术商业活动的代名词的这些相同点外,我们其实还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这两地分别是一个前任现任和一个现任超级大国的黄金核心,一个坐拥泰晤士运河,一个依傍帝国湾。二者都是在源源不断吸收帝国的能量与财富中,成为艺术的明珠。纽约百老汇街景百老汇歌舞剧表演伦敦西区街景英国近些年著名戏剧《战马》或者我们还能这样发现:四大音乐剧都是在上世纪的80年代诞生,而80年代,也恰恰是英美两国上一个巅峰时代。时值苏联陷入十年阿富汗战争,国力衰退,百业凋敝,彻底被美国甩开。反观美国,在罗纳德·里根年担任总统后,极力推行强硬的经济政策,经济愈发茁壮,让80年代成为代表繁荣昌盛的“里根时代”,而同期当政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也让英国焕然一新。可见,在超级大国的核心地段配以繁荣的时代,让能量与财富交汇起来,就会形成戏剧中心诞生的先决条件。年前,这样的历史现象也曾诞生在东方帝国。13世纪,统一之后的元朝,继承着宋金高度发达的“耕织-商品经济”,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经济总量占据了当时世界的五分之一。北宋以来兴起的“海上丝绸之路”,从东南亚越南穿越印度洋,途径印尼、泰国、印度、斯里兰卡、卡塔尔、伊拉克,最后到达到非洲之角索马里,沿途各个港口都在用宋钱作为流通货币交换着来自元明的大宗货物,是西方大航海时代之前的世界商业通道。但是当时最具繁华的世界经济动脉,却并不在这一片大海上。甚至可以说,这片大海上的经济繁荣仅仅是那条经济动脉的一条延伸而已。在中国,有这样一条经济动脉,跨越了14个世纪,11个朝代,其庞大的经济总量占据着当时古代中国的70%,也占据着世界经济总量的六分之一。这样一条经济动脉,连通着江南商品集散中心杭州和古代手工业中心扬州,也连通着南京、开封、北京、洛阳这样的帝国首都,期间两岸的商业市镇更是数不胜数,而这,就是京杭大运河。巧的是,这样有目共睹的伟大成就,也让它在年成功成为中国的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在这样强劲能量的驱动下,在帝国内部悄然发起了一场变革,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资本主义萌芽。北宋熙宁年间开始,手工业与商业税收占据了国家总税收的80%,进出口总额接近万贯,海上外贸依存度超过11%,而年的中国外贸依存度都超不过10%。两宋时22%的城市人口总比,也远高于年以前的中国,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前最庞大的城市化现象。英国经济学家麦迪森研究后认为,宋朝的资本主义萌芽比西欧的表现更为出色,宋朝人均增收高出西欧人均增收10%。也就是在这商品经济极度发达的时刻,戏剧也经历了一场迄今为止最重要的革命,这就是“勾栏瓦舍”的诞生。“瓦舍”就是上演曲艺的戏棚,“勾栏”就是将舞台与观众隔开的栅栏。这就是在这时,“勾栏瓦舍”的出现将观众与演员隔离了开来,戏剧也迎来了艺术的自觉,江南地区出现了中国戏剧史上第一种成熟的戏曲:南戏。京城保存最完好的古代戏楼:正乙祠戏楼在元帝国一统宋金之后,京杭大运河开始显现出它贯通整个王朝的磅礴气势了。每年三月,江南打下的第一批粮米,通过江南密集的水道汇聚到帝国的商品集散中心——杭州,被绵延百里的漕运船队分装上船,从大运河的起始出发,在途径15个商业市镇中换取茶叶、香料等大宗货物,也交换着像盘兔、果脯、紫苏膏这样的市井小食,两岸更是商铺茶坊邸店接连不断。这样的商业贸易直到11月份,最后一批漕运到达元大都漕运的尽头,也就是今天北京的积水潭时,北京的河道即将冰封、六百万石江南粮米也足够京畿一千万人食用,为时八个月的漕运才在此刻宣告结束。但此时积水潭两岸旁的几十家戏楼、几百家商店却远远没到寂静的时候,这是帝都当年最繁华、最有文艺范儿的地段。在关汉卿、王实甫、马致远的引领下,近名有典籍记录的戏曲艺人,在这里轮番上演剧目,而那三人引以为豪的戏剧种类,就是脱胎于两宋南戏的元杂剧,也叫做元曲。台上名剧皆个排演,台下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市井百姓穿行期中。庞大帝国醉卧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在这里,就是年前的百老汇与伦敦西区。今日在正乙祠戏楼还可一感旧日风貌可喜的是,中国新一代的国际化戏剧中心正伴随着乌镇戏剧节,一步一步在乌镇成长起来。而这座当年的商业水镇,它的尽头恰恰就是京杭大运河。首届乌镇戏剧节海报乌镇戏剧节南美国家剧团《三个男人》乌镇戏剧节外国小剧场戏剧乌镇戏剧节中国小剧场戏剧乌镇西栅全图与最左侧的大运河音乐剧在体系支撑与传承的建立中成长在探讨第二个方面之前,我想讲这么一件事情。在近些天年世界杯足球预选赛如火如荼进行时,年法国欧洲杯的预选赛也才刚刚结束。由于不需要像世界杯那样吸收来自亚洲和大洋洲的弱国参赛,欧洲杯上是清一色的欧洲劲旅,因此欧洲杯也被视为最具含金量的足球比赛。也就在10月15日,威尔士男子足球队在阔别58年后,成功晋级欧洲杯正赛圈,再次打入世界级大赛中,可是要知道威尔士队的世界排名曾经一度低于中国。那么问题来了,排名不相上下之后,几乎同样的起步时间,为何短短十几年内,威尔士竟然能突飞猛进到如此?威尔士庆祝打进欧洲杯正赛事件的因素有很多,但是牵一发就动了全身的因素就那么几个。威尔士并不是一个世人眼中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它是一个次国家,是我们口中常说的那个“英国”的加盟国家。所以说,它很小,2万平方千米国土也就是北京加上上海的面积,而万人口也只和海淀区人口一样多。但是,中国有家足球俱乐部,威尔士这么小却也有家足球俱乐部,从地区业余级别联赛到超级联赛分为8个级别,系统比中国足球还要详细,且更是不乏在皇马的贝尔、阿森纳的拉姆塞这样顶级球员,尤其要知道在威尔士,最受欢迎的运动还不是足球,而是英式橄榄球。这样的成熟体系所形成百年底蕴,也恰恰在确保着各个年龄段的青少年最终能到达优秀职业球员的水准。而西方戏剧体系也是如此,青年从业人员体系所显现出来的效果也是类似,顶级剧院所占有的优秀资源也在荫庇下一代。从“外外百老汇”到“外百老汇”,再到“内百老汇”,从廉价的青年短剧、实验剧场到最终商业化豪华卡司剧目,这样逐级而上的体系同时还能源源不断的为电影工业输送着表演经验老道的青年人才。伦敦剧团表彰优秀的青年演员《鸟人》片场冈萨雷斯的戏剧情结凭借在《万有引力》精湛塑造霍金、去年力压众多老匠捧得奥斯卡影帝的首位“80后”演员,埃迪·雷德梅尼,就是最好的例证。他12岁就在伦敦西区登台演出,凭借天赋异禀勤奋努力,成为英国国家青年音乐剧院演员,因此年电影版的音乐剧《悲惨世界》对他来说几近是轻松驾驭。电影海报埃迪·雷德梅尼在《悲惨世界》除了青年演员之外,顶级剧团的活跃也是强进动力之一。在年音乐剧《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版演出的结尾处,从年伦敦首演以来,四任英国“冉阿让”扮演者聚集舞台。我们可以看到首任“冉阿让”寇姆·威尔金森以及欧文·琼斯、西蒙·鲍曼三人共参演过年10周年版、年伦敦皇宫剧院版、年全球巡演版、年伦敦皇后剧院版等10个不同版本,总计近0场演出,万人次观众。彰显出了顶级剧目的强大统治力。这样的优秀表现,让体系与传承的建立中成长的音乐剧,获得着最高目标的振奋激励。音乐剧《悲惨世界》25周年纪念版演出照片结尾处“冉阿让”同台表演珍贵影像年首次排演珍贵影像制作人麦金托什与作曲家勋伯格首任“冉阿让”寇姆·威尔金森的回忆作曲家韦伯与主演庆祝音乐剧《剧院魅影》伦敦演出第场。最后想说的话相对于“群像式”的戏剧结构,更多现代音乐元素的《猫》,从对古典歌剧的继承性与作品的艺术气质角度来看,以“革命虽未成功,但人性光辉永存”为主题的《悲惨世界》恢弘雄壮,才是音乐剧的扛鼎之作,也恰恰是我更喜爱《悲惨世界》的原因。而在一部音乐剧中就涌现出像《IDreamedADream》《OneDayMore》《DoYouHearThePeopleSing?》等诸多极具经典的曲目,更是令人难以想象,只能说这部作品所具有的高度圆融,至今仍是难以企及的,而演出谢幕,当第一排全体演员集体转身向第二层、第三层上的伦敦交响乐团、三百人伴声合唱团致意时,看到台上元老与青年演员同台献艺,感受着台下各个年龄层的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感叹道一句:“这个世界很幸福。”                

转载请注明:http://www.lataer.com/bcsjjq/540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